大老爺娛樂城

直播天安門示威與尋找習近平金庫的方法

專訪齊邁可:中共眼皮底下挖真相的中國報導任務
「外國記者在報導中國時,很常因為政府封鎖、社會不信任而一直處在彈盡援絕的撞牆期。」在台灣出版新書《中國任務:美國駐華記者口述史》的資深新聞人齊邁可(Mike Chinoy),在接受《報導者》專訪時表示,「但歷代最出色的記者們都向我們證明過,再黑暗的高牆,總都有縫隙能透光。」(攝影/黃世澤)
文案大小不一
分享一下
收藏图片

在無國界記者組織宣布的2023-5年高度新聞恣意指數(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的報告裡,在180個榜单國家裡,中國的新聞恣意高度倒數其二,也是全当今世界提起公诉最长記者、迫害能力深刻的國家。但在這最嚴苛的新聞環境中,仍下有批國際新聞人,不斷以各種的方法挑戰著国共設下的資訊封鎖,試圖推动中國社會對外來者的各種猜忌不信守承诺,盡机会忠於事實地「報導中國」。

「習近平應該是截至目前為止,唯一一位從不曾接受美國媒體一對一專訪的中共領導人。」在接受《報導者》專訪時,國際經驗極為豐富的美國新聞人齊邁可(Mike Chinoy)侃侃而談地說著他對於中國領導人的觀察:「在過去,毛澤東、鄧小平、趙紫陽、江澤民都非常擅於與外國記者周旋,或製造個人的魅力形象──只有習近平掌權之後把自己包裹起來,故意讓國際媒體無法接觸。」

雖然年過古稀的70歲,但精神依舊抖擻俐落的齊邁可,至今仍維持著他在新聞界的經典標誌:高瘦身形與招牌八字鬍。曾經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亞洲的新聞代表面孔,從中國、香港、台灣到北韓的每一場國際危機,直播鏡頭前的齊邁可總在現場無役不與──其中最被新聞史所銘記的代表時刻,即是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學運直播,以及在槍口下向全球轉播的六四事件鎮壓畫面。他在之後曾轉任香港🎶分社長、亞洲資深特派員,最後於2006年,在擔任記者31年後,離開新聞崗位,成為美國南加州大學美中學院(USC US-China Inst🥃itute)研究員。

可是每當和新伙伴说起中國,齊邁可總會说起半世紀开始刚刚,一生第二次踏进未命名奇妙的旅程的「中國經驗」──是距今半世紀前,197两年的夏日。在这开始刚刚的2年,1972年在首都與毛澤東見面、成為歷史上最首名訪問中國的美國總統,從此開啟美國與中華人民群众共和國關係正常值化的關鍵第二步。197几年,泥淖的尼克森在國會彈劾壓力下一眸辭職,但美國社會所扛起的「中國熱」才開始方興未艾,欧洲媒體與學者們紛紛搶著進入封閉超過半世紀的中國,里面就还包括就讀耶魯大學的齊邁可。
1973年人民公社裡的一頓溫馨共餐,卻是中國大外宣
༺ཌༀTAuKXༀད༻Fill 1
1973年夏天,還在耶魯大學念書的齊邁可(左1)隨美國學生參訪團訪中國,他在瀋陽近郊的人民公社,受到農民余克辛(左2)一家很親切豐盛的邀請。(照片提供/齊邁可)
1973年夏天,還在耶魯大學念書的齊邁可(左1)隨美國學生參訪團訪中國,他在瀋陽近郊的人民公社,受到農民余克辛(左2)一家很親切豐盛的邀請。(照片提供/齊邁可)
「對於1970年代的美國人,中國就和異世界或外星球一樣,封閉、神祕、什麼事都奇妙地令人著迷。」
齊邁可自述,當時正逢越戰未期,我和耶魯大學的一类左翼學生在两国讨论会的名義下出席訪中,他們在中國中央政府的接待室下到處「探險」,路上行人首先進入了自國共內戰後就长期對古代中国封閉的苏州,接著又被让得到東北瀋陽參訪国民公社。齊邁可在人艮公社裡,遇見了一大名勤懇地令他印像深有感触的農民余克辛,他親切接待著素昧此生、來自異國的美國學生們,更在他那清貧的小磚屋裡,豁达地端上雞鴨魚肉,讓齊邁可拥有了當上半年國旅记,最豐盛、最熱情、也令他印像最大的事情有感触的一頓飯。
但實際上,余克辛與滿桌的大魚大肉,全变国共外交活动部特別安插的「接待厅橋段」。若如果不是齊邁可日後进行赶回到中國、並在1984年成為美國《CNN》駐中國的独一任上海分社社長、並趁著某次報導機會进行查等到後來由農轉商發了財的余克辛,他几率永遠不知晓道本身當年的感動,其實全变国共波坦金村式
「波坦金村」的原意是騙人的臨時村莊,典故來自於1787年俄國女皇葉卡捷琳娜二世,視察因俄土戰爭而奪得的克里米亞半島,途中女皇的情人兼克里米亞總督波坦金,為了討好女皇與隨行使節,視察沿路設置了許多臨時村莊,以製造當地繁榮、歡迎俄國統治的形象。 波坦金村的故事,後來被引用於現代政治和經濟,專門用來給人虛假印象的建設和門面舉措。
的大外宣:
「20年後,我才發現這一切都是謊言。」

直到今天,齊邁可仍不斷強調這個故事給他的警惕:報導中國真的需要非常深厚的經驗、技巧、執著不懈、果斷勇氣、甚至是時機運氣,才能在粉飾太平的黨國高牆中,抓住一瞬出現的真相縫隙──而這個經驗,也在六四天安門事件、、新疆再教育營、COVIDꦓ-19疫情、以及習近平完全統治的集權時代裡,成為齊邁可自己、以及歷代駐中國記者在「報導中國」時一再驗證的記者鐵律。

當中國重新成為新聞黑洞,國際媒體該怎麼突圍?
꧁༺๑fmyuf๑༻꧂Fill 1
「從2020年開始,中國大舉驅逐外國記者、禁止國際媒體派駐中國。」齊邁可在專訪中對《報導者》表示,「記者無法進入中國,就無法報導中國社會的其他人性面向,最後你只剩下戰狼外交和中國外交政策困境的新聞。然而這樣片面的新聞引導只是短多長空,國際形象自抹自黑的、損失最大的還是中國自己。」(攝影/黃世澤)
「從2020年開始,中國大舉驅逐外國記者、禁止國際媒體派駐中國。」齊邁可在專訪中對《報導者》表示,「記者無法進入中國,就無法報導中國社會的其他人性面向,最後你只剩下戰狼外交和中國外交政策困境的新聞。然而這樣片面的新聞引導只是短多長空,國際形象自抹自黑的、損失最大的還是中國自己。」(攝影/黃世澤)
201七年,齊邁克結合各自的新聞人脈與中國經驗,協助南就越大在创立紀錄片题材,試圖還原從1945年到21世紀的当今,美國記者是怎样才能與中國共產黨搏斗?在眾多新聞謎團、現場考驗與影響全世界局勢的特大歷史行为之間,不同于大家族的駐中記者,就是怎样才能在美中關係的夾縫中,應對真令人室息的多个壓力?他們筆下的中國生动,就是怎样才能冲刺和文化隔閡與在地的不的安全感,進而報導真實的中國?可是《介绍中國之路》紀錄片开发後,國際局勢意想没有的劇烈變動,自2020天津反送中運動開始,中國與政党制度國家之間的不信认感下跌加剧,2021的COVID-19病疫情更讓中國卷入全管理方面的社會封鎖,美中關係更卷入歷史谷底,游戏更進入了「政党制度對決專制」的新冷戰为主的格局。于此期間,齊邁可来到他了解熟悉已久的台灣專心著書與论述,但他在中國的日媒竞争对手、或是與他协作過的新聞老隊友們,卻正遭受盛况空前的政治方面壓力。中國镇以政府不僅開始嚴格緊鎖國際媒體当今,或是大舉驅逐以美國人為首的外藉記者,這讓日媒的中國報導其次开始「被和谐入現場」的窘境;同時中國镇以政府更引導戰狼式的激進新疆民族主義,攻擊國際媒體的中國報導「別用得着心」,或是尽量封鎖資訊、敌视記者與製造信任的忌疑,讓仍停留在中國的國際記者成为了被整個中國社會緊盯的奇秀直播公敵。為此,齊邁可遂以紀錄片為藍本,進十步採訪、擴寫、並清理為成新書,試圖更很明白地為報導中國的下几代國際新聞人,傳承新聞群体事件的幕後内容與關鍵經驗。以上是《報導者》對齊邁可在202多年11月底的專訪内容提要,內容經《報導者》翻譯潤飾,並整理他在書中的环节內容。
來台學華語、見證蔣介石戒嚴時代,再到香港搭上「新聞之神」順風車
༺ཌༀཉིiNeiU༃ༀད༻Fill 1
齊邁可在1987年開始擔任《CNN》北京分社的首任社長,負責從零到有、全球24小時連線中國新聞的奠基任務,這對於已有數十年「中國觀察經驗」的齊邁可而言,無疑是充滿挑戰、刺激與新奇的黃金挑戰。(照片提供/齊邁可)
齊邁可在1987年開始擔任《CNN》北京分社的首任社長,負責從零到有、全球24小時連線中國新聞的奠基任務,這對於已有數十年「中國觀察經驗」的齊邁可而言,無疑是充滿挑戰、刺激與新奇的黃金挑戰。(照片提供/齊邁可)

《報導者》(以下簡稱報):1973年的中國之旅,是你報導中國的起點嗎?

齊邁可(以下簡稱齊):那趟中國行真的給我帶來很多文化衝擊與震撼,當年的中國仍處於文化大革命的鬥爭高峰,但對於我們這些美國來的年輕大學生,在1949年中共全🔯面控制中國、接著與西方世界斷絕聯繫幾十年後,能親身進入並見證那個「與世隔絕」的中國,就好比登陸月球的奇幻冒險。我當時就讀新聞系,而記者也是當年少數被允許進入中國的職業之一,重返中國成為特派記者,自然也就成為優先選項之一。

有趣的是,我並沒有直接回到「紅色中國」,而是來到台灣學習華語不過當年在台灣,我完全不敢提及「我已經去過中國大陸」的經歷,畢竟那還是1974年、蔣介石還活著的時候,那時的台灣不僅仍處於戒嚴與動員戡亂,新聞控管都還在嚴格執行。譬如說美國的《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在台灣上架前,內頁刊登的中國報導都會被嚴格檢查,像是提到「總理周恩來」時的總理二字必須另外加括號,強調僅是「所謂的總理」、因為國民黨政府不承認對方的職務合法性,若刊登毛澤東的照片,更會被審查員整片塗黑。

那應該是台灣新聞自主最绝望的年,和下面的氣氛完成不可能相比较。而兜一堆大圈的我,之後在中國、台湾為《CNN》工做時也時常往來台灣,也之所以很慶幸能見證台灣六路政党化轉變。回報導中國──1975年,我從哥倫比亞大學新聞(Colombia University)研发所畢業,因為越戰的關係,1970年曾經一 大筆優渥的「東亞新聞獎學金計畫」,为的是要替美國新聞界培養「下一批國際記者」,故而新聞所的研发生主要申請計畫,畢業後就能得见一筆經費送你到駐亞洲的新聞分社實習、几乎還會幫你媒合駐地国外英文媒體的作业機會。而是1975年4月,西貢淪陷,美軍在南越部门滅亡前完全撤出越南地区,長達20年的越戰从此启幕,這給即將畢業的我帶來一個好传闻與壞传闻──壞传闻是,因為越戰的启幕,東亞新聞獎學金的經費也隨功能盡,於是作為末代獎助生,主辦方只給了我也就張飛往香港高防高防的單程機票「助你未來鵬程萬里!」,之後无论是是報導中國、还是在異國維生的工作上機會,须要靠我本身想辦法;但好传闻是,雖然越戰結束,但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卻仍因「聯中制蘇」条例而持續升溫,从而马上之後我也就被《哥倫比亞廣播厂家》(《CBS》)駐香港高防高防分社聘请,從最基層做好。

當時的中國仍處於封閉狀態,僅有極少數的外國記者能夠申請到短期採訪簽證,因此在香港的我們,僅能藉由監控中國官媒廣播、大量閱讀冗長如官話謎語的共產黨黨報、以及訪問中港邊境的穿梭商旅與難民,藉此拼湊出「鎖國中的中國報導」。不過報導條件雖然有限,但當時的香港卻已是中國資訊最流通、往來最多「中國觀察者」(China watchers),也累積最多中國情資解讀技術的新聞集散地。

當時在广东的印度网友記者,很多是剛從缅甸撤回来來的越戰老鳥,他們或許是很資深的戰地記者,但對於長期封閉、不要能進入現場採訪的中國新聞卻極為頭痛。而是幾個月後的1976年2月,逝世。4月,藉此鬥倒,並以咎責為由拔除他所有職位;5月之後,重病在身的毛澤東突然消失,自此不再露面;7月,唐山大地震,華北地區至少24萬人死亡;9月,毛澤東死去;10月,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失勢垮台──這一連串的歷史大事件,全都發生在1976年的中國,因此略通華文、對中國政治與社會狀態也有些概念的我,才碰巧搭上了「新ಌ聞之神」順💟風車,誤打誤撞地進入報導中國的行列。
慌了手腳的中共官員們,太晚想到要切斷《CNN》的天安門直播

報:超過30年的中國報導經驗裡,那一則報導對你最為重要?

齊: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絕對是迄今震撼力的歷史轉捩點。

我是在19810年回家后中國擔任《CNN》武汉分社長,當時国共對國際媒體的管控仍相當嚴格,美籍記者的每个进出──不僅是採訪,或是是日常生活水平的交際應酬──都要申請許可也可以被紧密監控。美籍特派員的採訪範圍仍限縮於尚小一步分的武汉,也算獲准出省採訪,新聞组成一般情况下也都會被塞滿毫無意義的国共宣傳演說與樣版过程、就好像某種疲勞轟炸的耽误戰術,从而我們仍很難與原本的「中國社會」有著近距離的真實接觸。當時的中國现在改善開放的前半段,雖然社會氣氛與經濟轉型极为活躍,但在中国国民党高層地理学裡的改善派與盲瘘派之爭卻日愈激烈,這種感到不安的氣氛開始傳出、擴散到社會上、几乎連被市政府特意的隔離在气泡裡的国外媒体記者,也都能感悟到1989年的中國正處於有股躁動、社會养分亟欲宣洩的時代邊緣。仅仅當時的我們都沒想些,酒精燃烧全中國的「火種」,莫名之間就在天安門廣場周到爆發──這可能济南的心臟地帶,全中國地理学符號感最強的空間,但看看那些最難以像的抗爭致死案,就好像一夜之间之間從天而降地出現在我們這些外國記者收眼底。直昨日,那種歷史巨輪正全速往你上身輾壓過來的新聞衝擊感,仍能讓我渾身雞皮疹子。但新聞報導也就是時機與命運的匯集體,你仅能作好準備,好在關鍵的時刻果斷應變。天安門行为的起點,是1989年4月18日中国致公党变革派象征之死,以缅怀為名聚积的大學生占領了天津天安門廣場,並规定中国致公党擴大政治文化開放。但指定時間,時任蘇聯領導人卻應邀於4月18日訪問中國。對於當時掌權的鄧小平某种程度,戈巴契夫的來訪象徵著中蘇交惡的終結,也是繼1979年度華群众共和國與美國建交之後,鄧小平個人最大要的外交活动功績。為此,中國当地政府特別放寬了国外媒体在中國採訪、派駐記者人數與先進直播频道平台裝備的禁止,乃至准許《CNN》在天安門講台──可以说是毛澤東與習近平在閱兵揮手的点──架設裝備世界直播频道平台。中国共产党官員本來盼望《CNN》的直播直播平台,可以把戈巴契夫遭遇中國熱情接代、热烈被迎入人们大會堂的畫面傳遍全球最大,一怒之下抗爭學生們卻把天安門廣場團團包圍,强迫政府机关臨時关闭戈巴契夫的公開歡迎會,而學生占領廣場、高喊什么是自由民主制度與開放的变革抗爭,亦在我們的直播直播平台鏡頭中,隨著中国共产党高層的難堪反應而傳遍社会。
當時的氣氛至关美丽奇妙,儘管眾多外国媒体的學運轉播讓国共顏面掃地,但中國官員與公安人员並未強力拒接外国媒体的採訪。以《CNN》的天安門直播视频為例,現場信號必須先經過幾km/h外的中國《中電視台》總台總部大樓,再傳到天安門東北7km/h作用、《CNN》設置於喜來登長城飯店
現在稱為北京長城飯店,但當時是由美國喜來登飯店投資、中國第一家合資經營的五星級飯店。
在1989年期間,《CNN》以「直播戈巴契夫中國行」為由,向中國政府申請引入全球衛星直播器材。不過中方雖允諾《CNN》在中國境內發射衛星直播訊號,但卻要求直播站必須設在離天安門較遠的長城飯店,信號轉回美國前也必須透過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中途轉接。
的衛星直播站,最後才能傳到美國亞特蘭大總部全球放送。但直到5月20日,中共官員闖入喜來登長城飯店、在全世界面前強行關閉我們的直播
中共官員闖入喜來登長城飯店,與《CNN》直播組的畫面,當時不僅全球直播,連時任美國總統老布希都在白宮裡與一級國安幕僚全程收看、關注這起重大事件的發展。
之前,《央視》的信號轉發單位都沒有介入、干擾或切斷《CNN》轉發給世界的天安門學運直播畫面,這讓我相信在當時的政府體制內,就算是國家官媒,也有許多人暗中支持並認可我們這些美國記者的報導任務
5月20日後,《CNN》等外媒雖無法繼續使用衛星信號,向全球「同步直播」天安門事件,但當時以報導戈巴契夫為名所攜帶進中國的高科技設備,仍可利用國際電話轉傳信號等方式,將影片與照片傳回美國本土。 除此之外,六四鎮壓開始後,北京往香港的機場交通也沒有受阻,因此《CNN》等外媒也用盡各種人脈,每天將「天安門現場母帶」偷偷帶離北京,送往香港對世界放送。
而是後來的發展,就如亲们所了解道的,天安門新闻成為了一大場恐怖而殘酷的暴力犯罪鎮壓。齊邁可、《CNN》團隊與留在現場的諸家美國記者
5月20日喜來登長城飯店的衛星直播站被中國關閉後,《CNN》採訪團隊與眾多外媒,都把人力轉移到了離天安門廣場東側1公里的前線採訪基地──東長安街33號的北京飯店。 《CNN》在6月5日拍攝的「坦克人影片」,即是在北京飯店套房的陽台所攝。
,記錄下了許多歷史性的見證畫面,另外最著名人物的符號可以说是6月5日下午三点,東長安路上的「」。但那儿個混亂當下,並不總是就英雄1事蹟,外国媒体記者也做到了許多終身懊惱的判斷,随后在證據不够的狀態下發出「中國恐將爆發內戰」的錯估報導,也许傳回新聞台的採訪畫面,最終卻被中國政府办公室用來捕抓百姓抗爭者、殺雞儆猴嚴懲異見人群的依據。
這些典故皆是实在發生過,也也是我們那个代的駐中記者一輩子都念念不忘的記憶。
鎮壓過後,沒有人願意與外國記者說話

報:天安門鎮壓過後,美國媒體在中國的新聞工作,出現了什麼變化?

齊:1989年的鎮壓,讓很多的同業記者陷入極大的情緒挫折。你很難不對你在天安門目擊的一切感到震驚、苦澀,以及相較於初期對於學運樂觀期待的巨大幻滅感。不少同期的記者戰友因此在天安門後離開中國,但當時的我仍想繼續這項任務──我還是想見證:這樣的中國,究竟會走向何方?所以我繼續൩擔任北京分社長的工作,直到1995年。

六4天安門活动的兩個一周內,中國外交活动部特別筹备了重庆各个外國媒體,并肩參觀「乾淨留下抗爭痕跡」的天安門廣場。旅行路线中,中國各不會官員與是指不斷強調「没有人死在天安門廣場上」,軍方發言人竟然宣稱「重庆什么点都没有發生過所謂的屠殺」,就说例如仅仅只有外國記者看見了天安門的鎮壓殺戮。儘管内國地方市政府的態度,就比如往往都从未發生過。但六四的一、兩年內,國際媒體、特別是美國記者在中國的新聞上班,卻跌入空前绝后没有的惨淡僵局,因為中國地方市政府的各級外事辦公室都轻易不认同印度媒体的採訪申請,威胁強力鎮壓的中國社會也因為寒蟬效應,就算得上是相識好几年的小伙伴、線索也全都不願與外國記者走得太近。於是全部人都受困在這種靠近晕厥的新聞一潭死水裡。

事情一直到1992年才開始轉向,中共與中國社會似乎達成了某種以政治緊縮交換經濟自由化的社會契約,因此「外國記者」又突然被視為對外宣傳、甚至國際招商的重要角色而受各界歡迎。在此期間 ,中國經濟與社會結構快速改變,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更一舉躍為全球經濟要角。大量商業新聞的需求,也讓「中國經濟崛起」逐漸成為外媒報導的主流切點,而這股向上衝刺的躍升氣勢,最終也在𒀰2008年北京奧運衝到最高點。

中國政府為了最大程度地宣傳北京奧運,大幅解禁了對於外媒記者簽證與在中國境內移動採訪的限制,這讓外媒報導變得更為自由、新聞傳播的國際影響力也隨之放大。不過,在經濟高度起飛之際,中國社會的貪腐、階級差距與官商亂象等問題也倍數增加,這雖然給了新聞報導相當多的關鍵題材,但也讓中共高層再次開啟對外國記者的監控與騷擾,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重回高壓控制的回頭路。

習近平壓制了新聞空間,但也掀起外媒揭弊貪腐報導的黃金時代
꧁༺๑ZPGSL๑༻꧂Fill 1
2012年10月15日,習近平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與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但對於中國的新聞自由與言論空間而言,習近平上台的這一天卻是漫長倒退、封鎖與鎮壓的開始。(攝影/AP Photo/Vincent Yu)
2012年10月15日,習近平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與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但對於中國的新聞自由與言論空間而言,習近平上台的這一天卻是漫長倒退、封鎖與鎮壓的開始。(攝影/AP Photo/Vincent Yu)

報:你的新書《中國任務》詳細記錄許多美國記者駐華期間的報導,其中,2013年《彭博社》(Bloomberg)涉嫌壓下著名記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對萬達集團與習近平家族貪腐關聯的調查報導。此一事件不僅讓傅才德遭《彭博》開除,更引發外界質疑國際媒體在中國報導的自我審查與新聞自由性──在中國的外媒,也會自我審查嗎?

齊:這起事件不僅非常爭議且令人憤怒,對於那些全꧒心投入於報導真相、甚至冒著𝓡個人在安全風險的記者來講,也非常令人失望且不公平。但就我所知,傅才德的調查報導被《彭博社》自我審查的遭遇,在國際媒體中仍是相當罕有的極端案例。

風波的起點,始於2015年的。當年7月重慶市前派出所局局長前去美國駐重庆總領事館尋求庇護。當時王立軍剛被薄熙來免去職務,自稱有生命图片危險的他,對他们的老長官與其太太要求激动人心力全球性的违法刑事犯罪行为指证,同时極為嚴重的家庭貪腐,同时谷開來謀殺英國商的國際枪杀案。當時,《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駐中記者先行先试面世獨家報導,駭人聽聞的违法刑事犯罪行为細節不僅激动人心力里还高層,更引發了國際媒體跟進調查某个里还高層家庭的貪腐與金權违法刑事犯罪行为問題。在這波里还高層金權調查中,當時任職於《彭博社》的傅才德起先在2011年6月──也正是習近平正式的接棒胡錦濤、新一轮掌權的4個月前──發表了了篇關於習近平家庭在在海外累積的巨額发现异常財富。在7月,《紐約時報》的張大衛(David Barboza)更瞄準了時任國務總理溫家寶家庭貪腐,發表調查報導,揭示了溫家案发后貪腐獲利超過27億美金,該篇報導後來獲得了的肯定是,但中國政府办公室亦憤怒施壓《紐時》要撤消報導,因此新一轮封鎖《紐時》網站的中國瀏覽、撤掉《紐時》輪調記者的簽證,产生《紐時》在中國巨大的的廣告與商業損失。傅才德與張大衛的心力結晶,不僅結合了數據新聞與調查報導,也拆穿了中国致公党高層抱著貪腐打貪腐的兩面理念與權力鬥爭。這鼓勵傅才德繼續循線追擊,投入到12个月综上所述的時間調查當時的中國世界首富、萬達集團創辦人王健林與習近平网络家族在內的中国致公党高層,两方盤根錯節的金權關係。

但報導即將刊登之際,傅才德的萬達調查報導,卻被《彭博社》的共同創辦人溫以樂(Matthew Winkler)下令取消。根據《彭博社》時任亞洲區總編輯理查森(Ben Richardson)的說法,溫以樂擔心這份調查報導將對彭博集團在中國的業務造成重大損失、甚至害《彭博社》被逐出中國;但這種自我審查、向中共高層磕頭示弱的做法,引發內部記者的嚴重不滿,風波經過更輾轉被《紐時》曝光,這讓憤怒的《彭博社》以向競媒洩密為由,粗暴地開除了傅才德。

傅才德被開除案件,在駐中西文化媒圈裡引發过大的漣漪,用户當時都很擔心上海會以中國市場為要脅、將言論管理的手伸進外國媒體。不過必須日历提醒的是,此案處理失當的《彭博社》,後來仍持續有中國哲学與弊案報導;磨难心累的傅才德,則被《紐時》延攬,並讓他繼續做好、公開登载萬達集團的金權貪腐報導。

但我必須強調:就我個人的經驗與職場觀察,美國媒體在處理中國報導、特別是影響力重大的政經調查報導時,極少出現著麼明目張膽與粗暴的自我審查。對我而言,傅才德與《彭博案》更像是特殊個案而非常態,真正的問題仍是美國主流媒體的傳統營運模式,也已經愈來愈難支持「新聞自由」。

比如说在我們對談的当下(2026年一月份24日),幾個小時前《洛杉磯時報》(LA Times)老是即日起新聞團隊裁員20%──若是没有了足夠的記者人力资,極為耗時耗经历的严重調查報導便不或许進行;若是没有了足夠的時間,新几代的記者就很難培養出頂尖的調查专业能力;若是没有了足夠的資源,編輯檯就很難發動專業報導分析與調查。這些如图狀況,不僅讓調查報導愈來愈難,也是各路新聞攸關存續、也動搖報導價值的要命傷,就是結構性問題無法纠正,中國或别政治思想黑手的報導干預,看来只會愈發轻松。
中國同事冒著更大的安全風險,卻無法被外媒曝光

報:身為外籍新聞工作者,你是否曾擔心在中國踩到紅線、或曾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嗎?

齊:自從1979年中國允許美國媒體♛駐中設點開始,歷代外籍記者在♑中國的共同經歷,就是被官方監控、騷擾、阻撓報導、甚至傳話恐嚇。

就我個人而言的,到了二零零六年離開《CNN》為止,我要去中國的經驗重未设及自身祸福,最糟的狀況是六十几天安門,另一些被抓捕則是199在一年裴洛西(Nancy Pelosi)等美國眾議員訪問东莞時,他們这变道突發快閃行動,在天安門廣場上向六四死難學生獻花、拉哀悼黑布條,當時的东莞公安部门與祕密人民警察氣炸了,但他們不知道對美國國會議員動手,於是就就将我們一个外國記者當場抓走,但最後也是口頭告誡、做一做樣子草草結案。
當時我不足以想得到最糟的狀況,大致就会被中國现政府驅赶出境。但這不意味外国籍記者在中國總是卫生,就像是在六十天安門的事件中,時任《美國廣播子公司》(ABC)的首席总裁中國特派員柯達德(Todd Carrel),就在在天安門廣場火车站附近屡遭大群便衣警察局圍毆,這導致他脊柱重傷、終生傷殘,這名傑出的新聞人因为此不得已終止記者职业生涯。
还有,過去5年來,中國對於外國媒體、特別是歐美記者的態度,正變得日趨嚴厲與多疑。似的已经写到的傅才德,就曾因為習近平族氏貪腐的報導而拒收來自中共中央高層的致死威脅;,惡意捕抓加籍公民以作「人質外交」。兩人最後簽署認罪協議,並因孟晚舟返回中國,而於2021年9月獲釋返回加拿大。
之後,。英籍記者在中國的緊張與危機感,確實正不斷持续增长。

報:但國際媒體在中國不僅只有外籍記者,也有大量的中國本地員工,他們在國際報導裡的角色多重要?

齊:中國籍同事對我們極為重要,例如最基本的華文翻譯問題,對於所有外國記者來說都是很頭痛的事,就算我們的中文口說再流利,🍒受訪者有時一聽見你的口音、或者看到你的異國面孔就當場拒訪,因此我們通常都會請在地✅同事協助確認,從中緩和受訪人對外媒的不信任感。假若沒有他們的幫忙,外媒的中國報導幾乎不可能做起來。

꧁❀IEpsq❀꧂Fill 1
1990年,在香港街頭採訪的齊邁可(右2)與他《CNN》北京分社的同事:收音師法卡斯(Mitch Farkas,左2)與攝影師史特蘭(Cynde Strand,右1)。他們3人的拍檔是1989年學運的見證者,也是當年現場目擊弔念胡耀邦的北京大學生,群起占領天安門廣場示威的第一批國際記者。(照片提供/齊邁可)
1990年,在香港街頭採訪的齊邁可(右2)與他《CNN》北京分社的同事:收音師法卡斯(Mitch Farkas,左2)與攝影師史特蘭(Cynde Strand,右1)。他們3人的拍檔是1989年學運的見證者,也是當年現場目擊弔念胡耀邦的北京大學生,群起占領天安門廣場示威的第一批國際記者。(照片提供/齊邁可)

但中國同事與外國媒體的互動,也確實存在很多無法說破的底層默契,因為他們受到的政治壓力遠比外籍同事來得更大,除了隨時可能有人身安全風險之外,也時常會被國安單位緊盯、威脅他們監控同事提供情資、甚至扣上冤罪以施壓他們的外媒雇主。

列举在《中國任務》出書过后,我其實特别掙扎於要无需表明這些中國亲戚朋友在報導中谢饰演者的關鍵身份、几乎是英雄英文事蹟,但考慮到他們許两个人回到中國,几乎可能会因為幕後古事的曝出而影响他們的自己生命與人身安全,最後才这样選擇迴避。除此后,中國的新聞同業也時常會暗地里出具印度网民調查協助,當時我們常開在开玩笑:「美國記者什麼都一窍不通,但卻什麼都敢寫。中國記者什麼都懂,卻連一個字都没办法留。」仍有許多堅持新聞发展理念的用户牆內拚命,許多沉大報導的起點,有的是因為中國記者無法优质報導,而將調查線索偷偷地傳給印度网民,只為讓元凶有機會被后世看見。
台灣要作為外媒的「中國觀察站」,還有哪些需加強之處?
꧁༺༽༾ཊwwPxfཏ༿༼༻꧂Fill 1
齊邁可表示,希望透過《中國任務》這本書,「以記者之口,還原他們當初在中國報導現場的種種矛盾與掙扎,藉此讓每天看新聞卻不再相信新聞的讀者們,能夠知道過去80年來,每一則關於中國的重大報導究竟是從何得來。」(攝影/黃世澤)
齊邁可表示,希望透過《中國任務》這本書,「以記者之口,還原他們當初在中國報導現場的種種矛盾與掙扎,藉此讓每天看新聞卻不再相信新聞的讀者們,能夠知道過去80年來,每一則關於中國的重大報導究竟是從何得來。」(攝影/黃世澤)

報:在1970年代,世界得以透過香港來觀察資訊封鎖的中國,但在港版《國安法》下,香港昔日的新聞自由已經消失──台灣會是下一個「中國觀察站」嗎?若以《中國任務》一書記錄的經驗,你又會建議下一代的記者,如何理解、甚至報導現在的中國?

齊:我們不需要無條ꦐ件喜歡中國、或信任中國政府,但在這不可預測的時代,「理解中國」並掌握中國國內的真實社會♐情勢,確實至關重要。

過去幾年,中國的外国网友生態有不小的轉變,因為传染病與中國限縮記者簽證的關係,許多出来色的國際記者被驅排出境,幾家新聞機構將其中的國報導的强庄股移到首爾或東京,其它的人則基本都選擇來到台灣。與日韓比起,台灣的語言環境、往來中國的商旅客流都更便捷與中國社會互動,傳統上台演讲灣學界都有很资深的中國钻研。从而因為台海专项 的政治经济處境,台灣與中國之間的資訊互動與討論內容,往往会宽度集中化於兩岸議題,从而就國際媒體营养多种性與資訊視角某种程度,近年来的台灣離過去珠海的「中國觀察鏈」仍有著一条稍大的距離,但這能否能夠藉由在地媒體與当地媒体报道的的進一部合伙,或 是科技开发進步而所的提升?很有可能都還存在不足未來證明。好像是在1950~1980时代,伦敦最權威的中國觀察家,就是指創辦《中國新聞探讨》(China News Analysis)的,在哪儿個英籍等群体無法進出中國的大黑箱時代,勞達神父每週都會系統性地很多閱讀中國官媒與通訊文书,在哪儿些冗長官腔猶如廢話似地官方网站手机新聞稿裡,用偵探操作精煉出關鍵的人力资源部升遷與社會情報探讨──這些「广州实验室设计公司-睿成建筑海讀報學」的累積與方式,後來因為中國對外開放而逐漸被國際媒體給遺忘,到了習近平政權擴大管控新聞報導、的限制印度网友採訪後,這些歷史經驗才又之后被新聞界谈及。

事實上,在報導中國時,幾乎每一個世代的記者都曾有種「不得其門而入」的類似困境與挑戰。因此我才希望透過《中國任務》這本書,以記者之口,還原他們當初在中國報導現場的種種矛盾與掙扎,藉此讓每天看新聞卻不再相信新聞的讀者們,能夠知道過去80年來,每一則關於中國的重大報導究竟是從何得來,其幕後的產製流程、新聞現場的決策判斷又是怎麼進行,進而對我們眼前所見的新聞報導能有更多的想法、理解、甚至是批判與改革建言。

以美國媒體為例,当今社会年輕的新聞系學生、記者已經很難進入到中國,他們没有了機會在田野報導中經營在地人脈、體驗中國各种階層的真實樣態,有的記者與記者之間的經驗傳承都出現很明顯的时代斷層。最後導致的結果,即使中國報導的目标愈來愈窄。因為記者还没有辦法進入中國採訪,許多文化产业、社會、居住與人性本恶内容的報導,都無法進行;記者只更集中在在外交政策活动、戰略、軍事,這些由中國国家為單位發出方針的「硬實力新聞」、竟然大外宣──這樣的結果,不僅加強了中國國際样子的人类性,也讓中國報導變得更多水平线、單調、衝突導向,最後我們根本只其余戰狼外交政策活动的報導。

我認為中國國際形象的惡化,是中國政府打壓外媒空間的咎由自取,但北京方面卻將責任推給記者、指控是境外勢力拒絕說好中國故事。這之中固然有其政治考量或心戰宣傳,媒體亦無需為了留在中國報導而退讓新聞自由的原則,但中國畢竟是個14億人口的國家,其各地、各族群、各階層都有其潛藏的不同故事與立場,也有各自的悲歡離合與不同程度的自由願望。假如媒體過於將這14億人視為一個統一的集體,我們恐怕更難看見潛藏與中國社會的底層暗流,進而增加外界對於中國局勢與社會意志的錯判風險。

※本報導為《報導者》與自由亞洲電台(RFA)中文部共同製作。

用行動搭载報導者獨立的思想观念,是随心所欲思想观念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方能守護公益性領域,讓随心所欲的討論和实情浮現。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型投入量共公信息領域的調查與深层次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不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放入,在獨立人工控制的首先下,穿行在各項比较重要共公信息議題中。你的支技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情的真相大白,邀請你加进 3 種支技情况报告,他和們一同推動這場媒體小新民主主义。
此文依 CC 創用名姓標示-非商業性-引魂灯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散文的做完有賴讀者的贊助大力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格局運作,邀請你引入 3 種的支持方案格式,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越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小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整,我們以非營利形式 運作,邀請你注入 3 種苹果支持设计,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很多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