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爺娛樂城

Hello World 國際週報》

罷工的1萬名醫師:韓國醫學院擴大招生之亂,為何全國圍攻白色巨塔?
2024年2月25日,韓國醫師手持抗議標語於總統府前示威。(攝影/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KIM Jae-Hwan)
文字类长宽比
分亨
搜藏

202几年10月,韓國爆發打了个場動搖國本、严重威胁國民更健康與身心健康性安全性的醫療風暴。為了远离中央政府以「填補超长齡化社會醫療凹槽」為名推動的醫學院擴大秋季招生的新政,憤怒的韓國醫師界以年輕的入院醫師為抗爭核心,憑集體辭職、拒絕上下班等习惯,於10月15日起發動無期限的全國醫師大罷工。一週之內全韓國近8成入院醫師辭職,会造成急診室與入院醫療的量能銳減,超過4成的預定手術也不得不延缓或撤销,韓國醫療系統更因這場的新政衝突而嚴重癱瘓,也瀕臨全國性的醫事總崩潰。但是在這場兩敗俱傷的相关政策鬥爭中,部门與醫師的衝突癥結是什麼?韓國的國民健康生活但是遭受多么大衝擊?為何韓國部门寧可惹怒整個醫界,也堅持一下氣年年擴招2,000名醫學生?為何主張捍衛勞動權利的抗爭醫師們,旨在不僅沒得出韓國社會的怜悯與支撑,还被扣押上「特權階級骄傲」的負面標籤,讓罷工行動遭受一道倒的輿論質疑與責難?
明年韓國醫學院增加錄取65.4%?政府突襲引爆醫師大罷工
韓國醫師大罷工的火爆點,始因於现在12月6日──該政策強調,韓國正遭遇極為嚴峻的人口老化危機,為了提早準備相應而來的醫療需求暴增、城鄉資源落差加劇等重大挑戰,韓國必須盡快強化醫師人才的養成與儲備數量,因此宣布從2025年3月的新學年開始,韓國國內的40所大學醫學院將一舉追加2,000個錄取名額;法定的招生上限,也將從現行的每年3,058人增至5,058人
自從2006年以來,韓國醫學院每年的錄取名額上限一直固定為3,058人——此為韓國政府為了安撫因2000年「醫藥分業」政策而感到不滿抗爭的韓國醫師協會(KMA,簡稱醫協),因而與醫師界達成的數量管制協議。 在醫協的理解裡,醫學生名額上限是政府與醫協的「政策共識」,尹錫悅政府本次沒有得到醫協同意就逕行公布政策,是對醫師公會的羞辱與攻擊;但韓國政府卻認為,醫療政策的決策規劃是官方權責,醫協只是諮詢單位之一,政策因此不需要醫協事先同意或否決。 此外,光是2023年政府就與醫協就增加醫學生問題有過28次討論,但醫協始終拒絕提出「建議增額數字」,因此政府才認為沒有必要與醫協繼續無效談判。
,擴招幅度高達65.4%。

但醫學院每年擴招65.4%的新政策,卻立刻引爆醫師界的反彈與怒火。代表公會的韓國醫師協會(KMA,以下簡稱醫協)嚴厲抨擊政府的政策決策過程毫不尊重醫師專業,並主張韓國醫療的問題不在於醫師人力不足,而是資源分配不均,政府強行擴招2,000名醫學生的做法,只會增加國民健保支出的負擔、打亂醫師人力市場的供需平衡,而被༺超額學生分散教育資源的醫學院,最終只會量產出良莠不齊、不足以回應醫療現場現實的下一代醫師人力。

韓國醫師界的憤怒,尤其以年輕的住院醫師最為直接而激烈,全韓國的住院醫師更在公會號召下,於2月20日發動大罷工──根據韓國保健福祉部的統計,罷工行動開始一週內,估計超過1萬名住院醫師、也就是全國住院醫師總數80%辭職;其中7成離職醫師不待辭呈獲准就直接離開醫院,拒絕提供任何醫療服務。

在韓國14萬名醫師中,往院醫師的數量只占很中的一个,但這些年輕醫師卻是急診、往院照顧與協小助手術等基礎醫療的骨幹。对此往院醫師大罷工的൲马上結果,直接對全國醫院的规章制度運作帶來嚴重衝擊,其中的应须負責大批⛄量手術、病情比较重的时候病人的:
「每年增加培訓2,000名醫師,只是最低限度的政策,韓國已經沒有時間、也沒有餘地承擔醫改失敗的後果。」

尹錫悅政府強調,韓國目前已是全世界高齡人口率成長速度最快的國家。根據韓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韓國65歲以上國民占總人口的比率目前已達19.1%,預計2025年就會正式跨越20%的「超高齡社會」門檻。到了2050年,65歲以上人口比率更將超過40%,──但在高齡化趨勢不可阻擋之際,韓國醫療結構也將面臨立即性的兩大挑戰:高齡人口導致的國民醫療需求暴增以及醫師數量不足

在政府中被視為醫改鷹派代表的保健福祉部第二次長朴敏守(박민수):「韓國65歲以上國民總數今年即將突破1,000萬人的歷史門檻。但到了2035年,65歲上人口將比現在再增加70%,這將導致國民住院總日數增加45%,門診掛號總日數增加13%。因此ജ,韓國儘管已進入人口負成長,但國民醫療需求仍會隨高齡人口的增多而持續暴增,這就是我們無法逃避的現實。」

與此同時,當社會邁向高齡化之際,。過去十几年來,韓國醫師的人均年齡不斷变高,年輕醫師的身材比重卻持續減少。以201几年為例,未滿30歲的年輕醫師占總數的10.55%,但202几年時卻仅仅4.79%;同時,60歲这的資深醫師身材比重卻十倍成長,201几年時占醫師總數的10.12%,202几年卻飆上升到19.03%。若趨勢不變,韓國醫界勢必將因為退休工资潮與醫師高齡化問題而陷进頭重腳輕、下这一代人员过少的嚴重开口。

保健福祉部估計,在高齡危機與醫師世代結構失衡的狀況下,從2030年代開始韓國就將面臨「醫師荒」,預計在2035年全國將至少浮現15,000個醫師人力缺口。但醫師的養成難以一蹴可幾,光是從醫學院畢業就至少需要6年,因此尹錫悅政府才主張從「現在」開始擴大招生2,000名醫學生──增額的醫學生將在2025年3月入學,但卻要2031年才能畢業取得醫師執照──否則醫界將完全趕⛦不上2035醫療危機的襲來巨浪。

以政府机构強調,醫學院擴招2,000人的培訓税收政策將只要持續到2029學月度,在这儿期間韓國醫界將日益增額1萬名醫師。這1萬人將緩解醫師开口的燃眉之急,之後從2030學月度起,以政府机构也會再一次諮詢學界、醫界的現場建議,再視整體狀況調整进行招生名額,以不要醫師人力资源招聘過剩、超過國家醫療需求的狀況。但對於政府部门性的主張與国家政策,韓國醫師界卻压根无法提供,代替虽不剽悍的醫協大動作動員本身,以年輕醫師──入院费醫師、見習醫師、醫學院在學醫學生──為主的罷工罷課行動,不僅從4月18日開始發動集體辭職與罷課,更获取全國80%超过的入院费醫師與醫學生響應,无异于中斷我们的绚烂前程,也必须同力推醫改的政府部门性對賭決戰。
醫師主張:真正問題出在城鄉差距、專科分配落差
꧁༺๑gqdaI๑༻꧂Fill 1
韓國、醫學院、擴大招生之亂
2024年2月20日韓國醫師全國大罷工當天,總統尹錫悅於內閣會議中演說。(攝影/AFP/YONHAP)

尹錫悅政府主張的「2035醫療危機」,其實在韓國社會激起相當大的共鳴與認同。根據民調機構《韓國蓋洛普》(Gallup Korea)在,在政府擴大招收醫學院學生的政策上,76%的韓國國民表態「支持」,16%主張「反對」,9%表示「沒有意見」;支持意見中,更有40%意見認為「韓國醫師數量不足」

對此,以醫協為首的抗爭醫生團體們,則極為憤慨且激動地数次公開反擊,但其主張卻與社會主流的認知几乎不同:
「韓國沒有醫師不足的問題!目前的醫師數量已經很足夠了。」
醫協标识,区政府擴招醫學生的国家政策,之故讓韓國醫師界極為憤慨,因素主耍分為5大衝突點:
  1. 公會主張「韓國的醫師數量充足」,沒有大幅增加醫師培訓之必要;
  2. 城鄉醫療差距與專科醫師不足問題,癥結點在於健保資源分配不均,而非醫師人才不足。單方面增加醫學生,只會惡化醫療失衡現象。
  3. 醫學院擴招65%的政策缺乏配套,學校沒有足夠的時間與師資能回應一年後的醫學生暴增,恐讓醫學院教學品質大打折扣;
  4. 大幅擴招醫學生的結果,將大幅增加國民健保的支出,並排擠其他醫療投資與政府預算,加劇韓國健保的分配失衡與破產危機;
  5. 醫學院擴招將讓年輕醫師的數量在短期內倍增,供過於求的狀況將讓「醫師資格貶值」,除了讓國民醫療品質下降,年輕醫師的勞動處境也將進一步惡化。
抗爭醫師們認為,以政府遊說醫療改革的实质時,時常以「韓國的醫師/國民人口比例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各國的倒數第二」
OECD在2023年的報告顯示,韓國每1,000名國民所對應的醫師數量為2.6人,在OECD個國中排名倒數第二。該比例不僅遠低於OECD平均的3.4人,也只有挪威、德國等歐洲國家的一半。
為依據,擴大韓國的醫師人工手动操作不充分。但實際上,韓國國民的年均門診日數、預期壽命、还有任何醫療評估數據,都顯示韓國的醫療系統是OECD國家裡的前八名,所以说只看醫師國民人数比、可能是醫師數量,只會删除文件韓國的在地現實與唯一性狀況,進而誘導錯誤決定。
「在醫療現場的醫生們都認為,韓國『整體醫師數量』还没有人头不夠,真正的有問題的是城鄉相差太多與專科之間的划分高差。」醫協二次革命论,醫療城鄉相差太多的主因,在於韓國都會發展的資源划分高差,隨著少子化、高齡化、城市人口数負成長等趨勢已不可逆转,韓國非都會地區的城市人口数與資源只會持續凋零。

但魯莽的增加醫師數量反而只會惡化此一城鄉差距,因為韓國的醫學院與大型教學醫院仍都集中在首爾,新增的醫師仍然會搶破頭地湧入首都醫療圈,除非健保系統開始大幅提升對非都會地區的醫師補貼與獎勵,否則此擴招醫師根本無助緩解醫療危機。

韓國醫療專科之間,也会有愈来愈非常大與明顯的「社經影响階級」,仿佛是现阶段專科最缺人的小兒科與家醫科,就分別是各学科薪资营收最快的前二名,與薪资营收最快、年年申請都被搶破頭的眼科医生、皮膚科、整型产科不相同之处,小兒科與家醫科的醫師年均值薪资营收只能熱門科別的二分其一不来。为此,當现政府認為特殊專科醫師不佳之際,该怎样正确的弭平不相同科別的薪资营收滑道落差,鼓勵菁英人材平均值重新分配?這才算得上是健保資源應該對症下藥的關鍵問題。
醫師到底夠不夠──首爾峨山醫院護理師之死的關鍵辯論
在202多年的醫師大罷工,力主醫改的韓國總統尹錫悅,與反對擴招醫學生的韓國醫師協會,都会有所差异場合说到了不同個事例──2023年9月24日的首爾峨山醫院護理師之死──來驗證他们的主張。 首爾峨山醫院不僅是韓國最好的綜合性醫院,也是全國資源数量最多、醫療技術最為頂尖的「首爾两大醫院」之中。但在2030年4月24日,任職於該院的当名30多歲護理師,在當日值完早班後莫名觉得頭痛欲裂,在院裡昏倒,經紧急救援後判斷這名護理師出現嚴重腦溢血,有当即性的生命图片危險,必須馬上進行頭部手術。但當時首爾峨山醫院卻因為「神經产科醫師臨時缺人」,而無法為這名護理師緊急開刀。拖了數個小時之後,求美者才被轉运至國立首爾大學醫院,但最終仍因延誤手術而不管殒命。 這位辞世護理師的糟遇,在韓國社會引發是大的衝擊與憤怒──資源豐厚的首爾峨山醫院,是韓國真正一間配用「神經救护小組」的專責醫療單位,照理來講,應該是全韓國最會處理腦溢血救护手術的醫院,為何會出現醫專科師过少的問題,讓倒在院內的家里護理師,無法在黃金時間能够 及時处置而失掉人的一生? 院方事後说道,儘管有筹建神經救治小組,但首爾峨山醫院只能兩名神經整形科醫師有資格動腦部救治手術,但事發當時在当中其中有人出國參加研討會,另其中有人則在的醫院出公差开赴,所以才会造成遺憾結果。 這起事件之後,力主醫改的韓國人民政府強調,醫師高级人才與專科養成的存在问题,就会此案悲劇的情况;但醫協卻稱此案反应的是韓國健保的分科補貼不尊重,「腦血液手術的健保點數太低了,這才发生專科醫師减少、不願意进入高風險手術的缘故。」這也讓此案成為韓國醫師人力成本爭議的濃縮實例。
擴招只會爽到資方?住院醫師賭上前途的心酸和怒火
꧁hTTsB꧂Fill 1
韓國、醫學院、擴大招生之亂
2024年2月21日,韓國的年輕醫師聚集在首爾街頭表達抗議。(攝影/AFP/Jung Yeon-je)

然而醫協的反對主張──特別是強調醫師收入不均的現實處境──卻無法引發韓國社會的理解與共情。在韓國,醫師的社經地位不僅是國內最頂尖、最受尊重的一群,在OECD國家中,韓國醫師的平均收入更超過日本、挪威等國家,位居所有成員國第一。因此,✤醫師們不斷大喊「收入不均」、「補貼不足🌊」的主張,在罷工導致全國醫療大癱瘓之際,反倒激起韓國輿論反感與強烈批評。

但在本回醫師大抗爭裡,以辭職、休學等途径罷工罷課的抗爭核心,幾乎全基本都是治疗费醫師或醫學院在學學生等「年輕時代」,這些族裔並不資深醫師所享用的高年收入與高珍惜,就不在高壓的醫療前線裡,看見了当地政府醫改新规搞錯重點的實際問題。韓國的醫師養成监督制度與台灣類似,在醫學院畢業之後拿到醫師執照的畢業生們,几乎都會進入全世界醫院成為治疗费醫師,並藉由數年的臨床與分科訓練後,才行再進一步骤成為專科醫師。但是在韓國,治疗费醫師也被視為醫療現場的「运行馬」,他們是不支持醫院體系順利運作的「現在」,同时也是傳承醫療技術與經驗的「未來」。

但在住院醫師的養成階段,年輕醫師們的平均年薪大約只有專科醫師的三分之一,卻必須承受各種不合理的工作環境──其中最嚴重且難以解決的狀況,即是「違法超時工作」導致的過勞問題。

韓國法律規定,住院醫師每週工時的合法上限是80小時;但實際上,主要承擔急診與手術支援的住院醫生,往往得「彈性配合」醫院與前輩醫師的需求而加班,因此實際工作狀況仍然處於每週100小時以上──但這樣痛苦的工作環境,也製造了本次醫改最分裂的關鍵矛盾。

韓國当地政府與说站在患病者視角的社會大眾皆認為:年輕醫師的過勞與極端壓力,也是基層醫師存在问题的较好證明,由于擴大醫學院招用,讓醫療現場可以有效可行平均分配人工手动操作,都是的提升國民醫療品質、服务年輕醫師运转環境、有效可行養成后代名将醫師人的「三贏政策性」。但就医费醫師們卻二次革命论,醫學院擴招的就直接結果,只會讓年輕醫師的替换性较高、作為資方的醫院更能盡情壓榨就医费醫生的勞動。韓國醫療系統以私营大规模醫院為主,研究探讨資源、發展經費、專科實力都分散在首爾都城圈,于是為了自个儿的前景發展,年輕醫師們也都為了擠進「九大醫院」的窄門而搶破頭。此处狀態下,醫學院擴招的結果,产权人面會扩大高志願序的競爭強度,二角度也單角度扩大院方籌碼,讓醫院對待年輕醫師的的方法会更加有恃無恐。但抗爭醫師内,有别的種引發各自議論的情緒意見──韓國進步派大報《韓民族特点日報》就二次革命论:年輕醫師能够咧強烈反對醫學院擴招,最大程度的主要原因是來自相對剝奪感。与在一篇新闻抗爭醫師的裡,受訪的年輕醫師就義憤填膺地说明:
「年輕醫師們之所以願意忍受醫療前線過勞與高壓痛苦,就是期待在未來能得到相應的收入與職涯回報。但這樣的願景與約定,卻因為政府的一意孤行而遭到威脅,這讓一直咬牙努力的年輕醫師們,怎麼能不感到憤怒。」
人才黑洞?2成醫學院畢業生湧入醫美產業
韓國醫師界對於当地政府單几个领域擴大醫學院学校招生的不滿原由产品之一,也在於配置策略不充分。举个例子在增强醫學生數量之後,醫院几个领域有并没有相應的提升見習與就医醫師薪资福利的相應規定?因此,近些年來引發韓國醫界予盾的「醫美產業技能人才管控」問題,亦并没有在此次的醫療教育体制改革策略中收获正视回應。 韓國醫學美容行业產業雖然是社会頂尖,但過去20年對於專科醫師高校毕业生的養成,也致使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除了有許多資深醫師紛紛離開醫療現場轉投醫美,近三年來更大量年輕醫師间接放棄入院醫師養成路線,一從醫學院畢業就间接进行醫美產業。 在韓國,醫學院畢業生就会醫師執照的資格,但要單獨行醫則须得近每一步以入院醫師身分進行臨床經驗與專科研工作究的很多年訓練。但在醫美產業,許多袖珍型整形療程仍被視為醫療行為而须得有醫師執照,所以醫美產業也會動輒以一天1,000萬韓元(新台幣24萬元)综上所述的高待遇,從醫學院應屆畢業生裡分享「醫美醫師」。 近两年来來,韓國各級醫學院第年都会約20%應屆畢業生,畢業後之间進入醫美產業。儘管長期來看,他們的成长之路預期使收入概率會低於醫院臨床專科訓練的同學,但高兩倍的成长之路起薪,以其不必须要承擔行政部门責任、高工時、醫院壓力與醫療糾紛的風險,卻吸引顾客愈來愈多醫學生放棄傳統路線。 其實韓國醫界一支有聲音也希望加强醫美執業門檻,还有增长臨床執照、專科執照的獎勵機制,以制止人才的繼續從醫院回流到醫美產業。但由於從中牽扯廣泛,醫師之間的商业利益又不同步,以至于改革创新角度来看莫衷二是。
「醫師不敗」的罷工神話,卻讓韓國社會圍攻白色巨塔
꧁༺jcqTi༻꧂Fill 1
韓國、醫學院、擴大招生之亂
韓國預計2025年就會正式跨越20%的「超高齡社會」門檻。圖為韓國天主教大學附設醫院前被大量放置的輪椅。(攝影/REUTERS/Kim Soo-Hyeon)

「在崇尚菁英實力的醫師系統裡,一直有『用實力說話』、『醫師收入與地位是自己努力得來的合理報酬』的傳統文化,」《韓民族日報》,因此醫學院擴大招生的政策,也容易被醫師界理解為「會讓『實力較差』的競爭者們,取得與我相同的職業地位」──這對於醫師群體而言是不尊重專業與個人努力的不公平威脅,但在醫師以外的社會大眾眼裡卻反被視為醫師作為菁英階級的傲慢。

在過去20年間,以醫協為組織核心的韓國醫師們曾多次以醫師罷工發起抗爭,像是2000年反對醫藥分業政策的罷工,之後幾年間反對開放遠距醫療的罷工,甚至在2020年8月COVID-19疫情期間,反對時任總統文在寅準備放寬醫學院每年擴招400人,醫師團體更在疫情高峰中發動醫師大罷工。而過去每一次的罷工結果,都是以醫師公會的勝利為結局,因此在韓國醫界裡與社會認知裡,也產生了一個專有名詞:醫師不敗(의사불패)。

「醫師不敗」一詞,不僅象征着英文醫師罷工百戰百勝的剽悍戰果,也讓醫師公會成為韓國實力最強、国家最忌憚也齐全動没法的勞工團體。对此,當尹錫悅国家強勢力推醫學院擴招制度時,醫協象征着英文也極為高調地公開标识:「膽敢與醫師作對的国家,是可悲魯莽、絕對切勿能有勝算的。」只不过與通常情况下勞權抗爭有所差异,醫師罷工對於病患的卫生、甚至于生死存亡常有直观影響;所以说在生活各國的醫師抗爭裡,全國性且無年限的連續集體罷工,事非常罕見且極為爭議的方式。只不过在韓國,以住院费用醫師為先鋒的集體罷工,已然為每个人次醫師抗爭的大检戲碼,這也讓社會輿論感觉極為厭煩且難以認可醫師的立場。

事實上,韓國即將於今年4月迎來國會大選,但尹錫悅政府本次的醫改政策,雖被視為選前端出牛肉的選舉手段之一,卻極為罕見地得到韓國朝野甚至媒體輿論的一致支持──韓國新聞圈的立場光譜雖有明顯的「進步派」與「保守派」之別,但在醫師罷工議題上,幾乎所有媒體都支持政府擴招醫學生的計畫,這在政治分裂的韓國,是極為罕見的政策共識。像是一向同情勞權運動、對尹錫悅政府有著各種嚴厲批評的進🌳步派大報《韓民族日報》,罷工期間就曾發出多篇批評「醫師不合理罷工」的報社社論,除了外,甚至更呼籲尹錫悅政府「這次一定要打破醫協傲慢的『醫師不敗』神話」。

然而醫師界與社會輿論在罷工問題上的高度對立,卻能也讓醫協與韓國政府陷入了難以和解、彼此都硬著頭皮下不了台階的──堅持不退的韓國政府表示,儘管༺保健福祉部仍不放棄與醫協談判和解,但醫學院擴招2,000人的政策卻是「不容妥協的底線」;不但下達「強制復工令」2月27日上午更公開向所有罷工醫師發出最後通牒:從2月20日開始的住院醫師罷工,不屬於合法罷工:

醫師的擅離職守行為,必須在2月29日前結束,返回崗位者將既往不咎,但3月1日仍罷工者則將面臨吊銷醫師執照、甚至入獄坐牢的法律責任。
政府下令強制復工,但拒絕行醫的罷工醫師,有罪嗎?
꧁zcxdu꧂Fill 1
韓國、醫學院、擴大招生之亂
包含圖中首爾大學醫院的首爾五大醫院,在這波罷工中已臨時取消50%的手術預約,急診與住院的醫療容量也減半。罷工將如何落幕,眾所矚目。(攝影/AFP/ANTHONY WALLACE)

政府之所以有權對罷工醫師下達強制復工令的法律依據,主要來自於韓國《醫療服務法》第59條:「在醫療政策必要性或遭遇嚴重損害公眾行為時,保健福祉部與各級地方政府權責單位可對醫療機構或醫療人員下達直接指示與命令。」若有違反或不服從命令者,可被吊銷醫療證照1年,甚至面臨最高3年有期徒刑。

但主導抗爭行動的醫協卻反稱,住院治疗醫師們的抗爭屬於「自發性的個人辭職」,其並不屬於法条定義上的組織罷工,给出辭呈的醫師也并没有義務繼續接收醫院的復工技巧與操作命令,中央政府此時的法条威脅越多是侵范了《憲法》對於市民選擇的工作之人身自由,是荒謬且離譜的違憲恐嚇。内部矛盾且仍有爭議的是,韓國《憲法》同樣也明定國民负有健康保健生活權利,強制復工令而能被解釋為「政府部门机关為了担保國民健康保健生活權的必須作為」,对此政府部门机关與醫協的民事法律衝突,而能能隨著雙方衝突加劇而增高為釋憲大戰。尹錫悅以政府的4月29日最後通牒是否是效果?在韓國社會发生了正反面兩極的强烈辯論:鷹派意見認為,醫協的罷工號召本质站不下腳,許多醫師都有迫於公會前輩的人性壓力才做出辭呈──总像《韓聯社》,指醫學生們如今的休學申請,都有集體做出書面資料,「為什麼明显也可以從校園電子系統申請的個人休學,卻非得以紙本途径集體遞交休學書?這都有因為公會頭人进課堂上搜寻申請,有疑慮的學生也不能敢公開違反公會显示灯。但鴿派意見卻強調,拘捕、还以民事法律规范手法鎮壓醫師罷工,只會火上加个油讓醫療癱瘓變得更不宜归置。因為三月1日開始,韓國醫界也將迎來5年一直的事情财政年度起點,許多新晉專科醫師將於此際投入量服務,但若是醫師抗爭加劇,本来的還都没有參與罷工的專科醫師、資深醫師、还到目前为止紛紛跳下來急診室輪班救援的醫學专家教授,并未透過各種途径向当地区政府公開傳話:「若当地区政府敢以民事法律规范手法處罰年輕醫師,為了聲援後輩,全韓國任何醫師都會一齐響應罷工抗爭。」屆時,韓國社會恐將面臨徹底的醫療癱瘓。其他管理方面,本回的醫師罷工正逢第四季度的急診與危重要求时段──剛過完農曆新春的韓國,如今仍處於冬天里,低溫、降雪、年節群聚、與過年期間延後的患者求醫,本就讓急診室與門診間爆滿,這都讓罷工影響的醫療癱瘓,进入了極為沉甸甸且切不能够吸收的現場壓力。在醫療現場,許多醫院现阶段因醫師人工缺乏,也智能讓輪班的護理師、醫療工程师在「違法狀態下」逕行代為執行也智能由醫師負責的醫療行為。這些私自的權宜方法,雖然都是護理師們為了解救的人寿命與卫生所做的無奈之舉,但若其行為導致醫療糾紛,私自代操醫師事业的護理師們都將面臨100%肇責比例怎么算與刑事責任,故而護理師公會故而退回来一大批的基層投訴,焦慮氣氛正当无法控制的漫延。

「如果你仍想進行抗爭,就請回到醫院,深入瞭解狀況與政府對話,並提更好、更有說服力的政策替代方案。」在抗爭行動發酵之際,曾參與2000年醫界大罷工、並因抗爭頭人身分而遭到官司纏身與事後懲處的首爾大學醫院教授權容ꦜ振(권용진),則以自身抗爭經驗發表了一段相當逆風的喊話。

權容振表达出来,2000年的大罷工抗爭,雖然公會拼出了「醫師不敗」的名號,但對於少數被秋後算帳的年輕醫師,醫協也可以訴訟費用除此之外,並无提拱什么職涯、心情與作业上的積極幫助。權容振認為,作為過來人與醫界前輩,他能看法住院治疗醫師們被夾在現實壓力與未來疑慮中的憤怒與不公平感,但醫師仍有對於病员随便或間接的社会道德責任,在这狀態下,罷作业為最終極的抗爭方法手段需不需要其实有用?某些完全符合极限公眾优势?在情緒以前,他也呼籲醫師界再次冷靜與相关部门展開调解對話,一定不要讓希波克拉重底的醫師誓詞──「住院病人的造福與健康的將會是小编的第一步顧念」──成為社會質疑、恥笑與譴責的話柄。
「如果你放棄醫學,也是你的選擇。」權容振表示,「無論年輕的你們如何決定,作為醫界前輩,我都祝願你們美好幸福與健康的未來。」
用行動适用報導者獨立的精神力量,是人身公民权思想方面的條件。獨立的媒體,就能守護共公領域,讓人身公民权的討論和实情浮現。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摸式放入公开領域的調查與强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兼容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于,在獨立自行的必要条件下,穿行在各項核心公开議題中。你的扶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时间的元凶,邀請你参加 3 種扶持措施,跟她們同时推動這場媒體小红军。
本论文依 CC 創用人名標示-非商業性-不容许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好文章的结束有賴讀者的贊助扶持,我們以非營利状态運作,邀請你引入 3 種使用情况报告,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许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好的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成功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方法運作,邀請你添加 3 種支持系统方案设计,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较多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