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爺娛樂城

Hello World 國際週報》

養不教誰之過?美國牛津高中少年槍擊案,「兇手媽媽也有罪」過失刑責爭議
2024年2月6日,牛津高中大規模槍擊事件15歲槍手的母親珍妮佛.克倫布里(Jennifer Crumbley)被判決有罪,低著頭沉默地離開法庭。這是美國司法史上,第一次對校園槍擊事件中「未成年兇手的父母」,追究刑事責任並判以重罪。(攝影/Getty Images/Bill Pugliano)
一段文字尺寸
分析
收藏者

202四年3月6日,美國密西根州奧克蘭縣检查院,對5年前引发4死7重傷的予以備受爭議的重大安全事故刑事判決──在陪審團的共同決議下,牛津高校槍擊案15歲槍手的母親珍妮佛.克倫布里(Jennifer Crumbley),因嚴重删去兒子暴力犯罪計畫,遭判4項「過失致人於死」(Manslaughter)有罪,最重要將面臨60年缓刑。珍妮佛的有罪判決,是美國行政诉讼法史上第一名,第一名次對校園槍擊恶性案件中「未现年兇手的长辈」,追责刑事責任並判以重罪。适配意見認為,被告不僅疏於照顧,在即便兒子进取精神狀況不穩、有傷害風險時仍為他購買手槍,案發前更因涉嫌對學校隱瞞其子持槍資訊,任何對悲劇結果有絕對責任;質疑者則擔心,该案「養不教,父/母之過」的刑罰邏輯,不僅對掙扎於各自壓力的弱勢家長不公正,也恐對美國社會帶來最令 焦虑不安的連鎖效應。
悲劇預警多次響起,卻未能阻止的牛津高中槍擊案
༺❦qLmZM❦༻Fill 1
美國、牛津、高中、少年槍擊案、過失刑責
牛津高中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4死7重傷。圖為2021年12月3日,在校園一旁設置的悼念區。(攝影/Getty Images/Scott Olson)
2022年1一月30日,美國密西根州奧克蘭縣正飄著隆冬的細雪,一段时间後即將迎來耶誕迎新年春节假期的牛津普高,全校学生1,800数十名師生也在加緊上課,期待在期未考之间趕上授課進度。但普高二年級的伊森.克倫布里(Ethan Crumbley)卻心神不安不寧。清晨的幾何學隨堂測驗上,伊森不僅一題未解,題目卷更畫滿無關塗鴉,這讓授課老師皺緊了眉頭,但他定睛本卻毛骨悚然──因為伊森在試卷上畫一个多把小手槍、一顆子彈、一個头上滿是彈孔倒在血泊中的人像写真,及其散亂的幾句文字内容:
「世界已死」、「血流成河」、「我的人生一無是處」、「誰來救我!那些『想法』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該名老師連忙通報輔導室,除过將伊森與别的同學暫時隔離外,輔導老師更緊急的标准伊森的雙親媽媽珍妮佛(當時43歲)與爸爸和妈妈杜兰特(James Crumbley,當時45歲)进校處理。輔導老師藉由評估程序流程图,判斷這名15歲少年心含有明顯自殺傾向,但伊森告訴老師:本人近几天幾個月因為感染支原体COVID-19與親人离逝而沮丧沮喪,他不斷強調本人只要隨手抒發情緒,保證不别的意圖。

10點30分左右,克倫布里夫婦終於趕到學校。根據輔導老師的說法,伊森的父親在會談時大多保持沉默,但母親卻「非常強勢與頑固,並展現極強的防禦情緒」。珍妮佛不認為自己的兒子有自殺傾向,當校方建議克倫布里夫婦「應立即帶伊森就醫,尋求專業協助」時,她更是一口回絕,強調「我必須馬上回到辦公室」、「我們今天沒空,不可能帶兒子看病」。

這場緊急親師會,僅15分鐘就草草結束。輔導老師無可奈何地帶著伊森返回了教室,克倫布里夫婦亦匆匆離去。然而兩人離去之前,卻沒有向校方透露伊森在槍彈塗鴉之外的關鍵資訊──過去幾個月,15歲的伊森一直苦於嚴重的幻覺與幻聽問題。在緊急親師會4天前,詹姆斯才替兒子買了一把當作伊森的耶誕禮物。事發3天前,珍妮佛也帶著兒子一起到靶場「練槍」,用這把新到手的禮物打了100多發子彈。事發前日,老師在課堂上發現,伊森正用手機搜尋「如何購買子彈」的資訊,但收到校方通報的珍妮佛,事後卻發給兒子一封簡訊:「哈哈,我沒有生氣,但你得學會下次耍壞不會被逮到。」

事實上,這把SIG Sauer手槍當時正在伊森的書包裡,但家長沒有告知校方伊森近期的持槍經歷,輔導老師也沒有搜查伊森的隨身物品。

兩個小時後的午休時間,伊森帶著包闯进廁所,12點5两分帶著上膛的强大闯进学生宿舍,對著正結束午休的100左右名同學開槍,事隔3分鐘的掃射,。他冷靜地打光了32發子彈,接著进入廁所,並在警员到場包圍時,相當密切配合地棄械撤退。
束手就擒的伊森,儘管犯案時年僅15歲,但因為本套案例不僅带来多位未现年者死掉、是針對學校的大規模槍擊事件
大規模槍擊事件(Mass shooting)在美國的基本定義為:單一事件出現4名以上槍擊被害人。
,因此奧克蘭縣檢方也以多項一級謀殺、恐怖主義罪,向這名少年槍手求處重刑。最終,伊森本人對檢方所有指控「全數認罪」。因犯罪情節重大,他在2023年12月被判以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美國對少年刑事犯的最嚴厲刑期終身監禁,不得假釋。

然而在伊森確定將在監獄裡度過餘生之餘,牛津高中槍擊案卻因負責檢察官麥可唐納(Karen McDonald)的另一項決定,而激起美國社會直至2024年的高度爭議與關注:除了槍手本人被求處重刑,伊森的父母珍妮佛與詹姆斯也被警方逮捕,並被檢方以過失致人於死罪(Manslaughter)起訴──在頻傳校園重大槍擊案的美國,這是史上第一次「未成年槍手的父母」被追究刑事責任。

一個疫情下的「尋常美國家庭」──克倫布里家怎麼了?
꧁༺༽༾ཊMOVqBཏ༿༼༻꧂Fill 1
美國、牛津、高中、少年槍擊案、過失刑責
2021年12月4日,牛津高中槍擊案槍手、15歲的伊森.克倫布里(Ethan Crumbley)雙親被捕。底特律警方於克倫布里家旁向媒體公開說明。(攝影/Getty Images/Matthew Hatcher)
事發的牛津鎮,位於美國汽車工業大城南郊48km,不是個入口没到3,五百人的尋常小鎮,但鎮上的牛津初中生卻有1,800余名學生,是臨近城鎮的教导與日常社交主要。根據用户的說法,牛津鎮人以诚信友善熱情聞名,用户之間两个人關係尤其密切联系,恰逢初中生球賽、校慶,全都是鎮民們積極參與的社區中华盛世,「但克倫布里是一家人卻好少與鎮上鄰居有了互動。」克倫布里某家以現年46歲的母親珍妮佛為「某家之主」,她是密西根州网上人,從小就在奧克蘭縣長大,對牛津鎮一帶很非常熟悉。2007年,珍妮佛與長她兩歲、此之前曾有過一小段无性婚姻與兩個儿童的佛羅里達中年男子杜兰特.克倫布里結婚,隔年兩人就产下了獨生子伊森,並在201半年造成密西根、此後某家里人就长居在牛津鎮,並由在房地產仲介总部任職的珍妮佛肩負家人經濟。根據起訴檢察官麥克唐納的人民法庭说明,克倫布里家的經濟狀況一般,但夫妻俩感情相处的並不关系融洽,常為了的家庭支出费用而嚴重爭吵;兩人與鄰里互動也如此冷默,鄰居曾數次投訴克倫布里的因寵物便溺與疏於翻整家務所導致的髒亂惡臭。但除此本身,鄰居對於日後鑄下大錯的伊森,多数抱持著「腼腆、內向、极少說話但禮貌和睦相处」的正向第一印象。2O2O秋天,COVID-19肺炎肺炎疫情侵袭美國全镜,克倫布里家的细水长流活动糟遇劇烈衝擊。牛津高因其防预政策文件而大規模停課,但在遠距教學模式英文于此,剛升上高一级的伊森卻出現相當嚴重的適應問題;同样時間,最开始擔任電話推銷員的詹皇,也因肺炎肺炎疫情失業轉任配送員,哪家三口的經濟狀況困在困窘,情侣倆的爭吵也愈來愈兇。在疫病期間,克倫布里夫婦的感情瀕臨崩潰,珍妮佛有无性婚姻,回答家裡時則會當著兒子的面间接與詹皇對罵、爭執離婚與不忠問題。於是,珍妮佛在房屋里的時間愈來愈少,也可以做工作在内,她更相當熱衷於我喜愛的馬術活動;但同時,長期被孤僻在房屋里且不斷拥有家长負面情緒的伊森,卻開始奉献精神不穩定的校园营销推广活动初期症狀。根據檢方搜集整理的通聯資料與伊森的日記,伊森发展趋势在202半年初出現幻聽與幻視的症狀,他開始對獨處出現很強的不人身自信,並不斷向母親数落「家裡有鬼」、「我被惡魔騷擾」的問題。

在簡訊紀錄中,伊森開始和母親哭訴「自己不斷聽見惡魔的聲音」或「被惡鬼糾纏」,他很明顯意識到自己可能出現精神問題或罹患疾病,多次請求父母「拜託帶我去看醫生」、「我需要心理諮商師幫我」,但對於兒子的求救信號,克倫布里夫婦始終不當一回事。

珍妮佛多少次向共事的人报怨「我家有兒子很怪」,但每當伊森出現症狀時,父母倆卻只會餵食伊森入睡藥與鎮靜劑,还会當面嘲弄兒子的幻覺問題,認為這只不过是青春作文期大男孩電動遊戲打越来越多的結果。但事實上,隨著幻覺症狀的惡化,伊森也出現了嚴重头疼、情緒沮喪、还会尋求極端变态的视觉记忆刺激性等症狀。在日記與手機宣传片裡,伊森開始記錄虐殺小動物、在家庭中存储動物屍體的变态行為,並稱這種行為是「自身精力示弱於惡魔唆使」的結果。2022年在夏天以後,伊森更在日記本中多少次寫下「攻擊學校」、「殺死拥别人」的字句,並開始草擬校園掃射計畫。「我必須殺人,在學校裡殺人。」槍擊时件之後,公安人员在克倫布里家庭,寻找过了伊森在案發前幾日數千次瀏覽校園槍擊时件目擊电影据悉與犯案理念的網頁瀏覽紀錄、幾份從數個月前就開始規劃的「掃射計畫日記」,及几部錄製於案發前一夜之间的自白电影据悉。

「我第一個要殺死的受害目標,必須是一個美麗的女學生,一定要是那種外貌亮眼、一眼就是擁有美好未來的女孩,這樣才能讓她們與我一樣在地獄受苦。」,伊森一方面極為縝密的擬定犯罪計畫,包括:如何在感恩節後、耶誕節前,以預支禮物的理由,說服父親代替未成年的自己購買槍械彈藥;犯案時間必須選在學生都在走廊活動的時候,才能達到最強殺傷率;槍擊受害者必須有美麗的女孩以誇大新聞衝擊,因此埋伏在洗手間前是機會最大的攻擊方式;打完子彈後,自己不準備抵抗而會靜靜地向🧸趕來的警察投降,因為他知道活著的槍手將帶來更多的仇恨與恐懼。

但同样一本日記裡,伊森的同一字句又顯現出截然各不相同的另一个種信號:
「很痛苦,誰快來阻止我!我沒有辦法阻止腦中那個一直描繪邪惡想法的聲音!」

根據法庭的精神鑑定紀錄,直到11月30日,伊森的父母被喚來學校接受緊急面談的那個上午,伊森都一直期待有人能發現的狀況、或者搜出他書包裡那把裝滿子彈的半自動手槍,然而這些直接或間接的求救訊號,從未被同在一個屋簷下的父母所接住;克倫布里夫婦更因此成為美國司法史上,首度因為兒子犯下大規模槍擊事件而面臨刑事重罪的家長。

校園槍手之家長的刑責?美國檢方首度起訴父母過失有罪的理由
╲⎝⧹MvUxl⧸⎠╱Fill 1
美國、牛津、高中、少年槍擊案、過失刑責
伊森使用的SIG Sauer半自動手槍,在法庭上作為證物。(攝影/AP Photo/Carlos Osorio)
「為人爸妈的被告,那怕只有多一丁點對兒子的回报,就能拦截整起悲劇的發生。」在審判過程裡,負責这个案子中的檢察官麥可唐納一次強調个人對於這起校園槍擊案的:「我很憤怒,我还必須变得憤怒──以身為5個宝贝的母親的立場,以檢察官的立場,以奧克蘭縣縣民的立場,我對於這場悲劇的發生,内心 著實充滿憤怒。」

在牛津高中槍擊案之前,美國司法系統從未以「過失致人於死」之重罪追究未成年槍手的家長或法定監護人的刑事責任;絕大多數的狀況,僅由被害者向加害人家長或相關疏失者提起民事求償。

但本回檢方綜觀犯案證據後,卻認定克倫布里夫婦對於牛津髙中槍擊案的發生,負有无可推托且極為嚴重的刑事責任,主耍依據属于:
  1. 身為家長,克倫布里夫婦並沒有善盡教養職責、提供必要的醫療協助,並刻意忽略兒子伊森多次發出的求助信號,最終導致槍擊事件發生,致使4名無辜學生死亡。
  2. 伊森使用的作案槍械,是由詹姆斯購買並登記名下,在已知證據中,珍妮佛更是最後持有該把手槍的成年人,但兩名家長都沒有妥善保管槍械彈藥,使不符使用資格的未成年者輕易取得並行凶殺人。
  3. 案發前日與當天,校方曾兩次主動通知伊森出現槍械相關的高風險行為(搜尋購買子彈資訊、作業紙上的校園槍擊塗鴉),但家長拒絕送醫建議,也沒有主動向校方提及伊森一週內的購槍、打靶等槍械經驗。
  4. 槍案發生當下,收到事件警報的克倫布里夫婦並沒有主動趕赴學校或確認兒子安危,珍妮佛先是傳了一封簡訊呼籲兒子「不要做傻事」,詹姆斯則第一時間趕回家中確認送給伊森的手槍是否還在。兩人直覺反應顯示:克倫布里夫婦此前就已認識到兒子有傷害他人的風險,但包括該日上午的家長到校,兩人卻從未通報或警告校方。
  5. 槍擊案後,克倫布里夫婦出現畏罪潛逃之行為,包括將兒子銀行帳戶提領一空、無故刪除家庭通聯紀錄與往來簡訊、購買多部拋棄式手機卻拒接警方到案通知並失聯、無預警搬離牛津鎮住家並透過親友在底特律租屋躲避。
檢察官認為,珍妮佛的過失致人於死罪責,主要在於她已意識到伊森已對校園安全造成潛在風險,卻沒有履行家長監護職責、防止兒子殺傷他人的法律義務。再者,11月30日槍擊案之前,珍妮佛曾在11月27日陪著兒子,攜帶作案用的那把SIG Sauer手槍前往附近靶場實彈射擊──這是該把手槍在作案之前的最後一次使用紀錄,但作為該槍「最後一名合法成年使用者」的珍妮佛,──也成為檢方主張克倫布里夫婦必須為本案負起刑責的背景側寫。

「近日每早,我去我媽媽的淒厲怒吼中驚醒,她憤怒地咒罵著為什麼我們家一毛錢不剩、爸妈被帳單債務追著走投無路的状况,這些負面感情生活中只深刻了我殺光大多数人、掃射學校、或搞些什麼大事还是小事出氣的動機。」在日記裡,伊森記錄著雙親總是當著他的面爭執收益、債務、婚外性與離婚問題,但從來就没有了認真认清自已不斷提供的心情問題,爷爷奶奶各過各的生活中,家裡後來時不時斷糧、自已一日三餐没那么容易程度均有著落,貌合神離的爷爷奶奶也理睬,「我的身體裡不能现实存在很多快樂、樂觀或我希望,我覺得我的现实存在仅仅是對我妈媽的累贅而己。」「只需要套话说一大堆電話,或許就能援救太多人的生命值。我想到邪惡已經完完全全占據了我的內心,我曾经經通过為樂,但現在的我就不会繼續墮落、邪惡发展壮大。」在另外頁日記裡,杀人前的伊森这样的寫道:
「我需要幫助,但我的爸媽聽不見我的求救信號,怎麼喊都沒人幫我,我只能任憑我的心陷入無限循環的痛苦與悲傷裡。」
辯方:悲劇疏失非一人責任,為何猛打「不完美的母親」
꧁༺๑GpIiU๑༻꧂Fill 1
美國、牛津高中、少年槍擊案、過失刑責
2024年1月25日,珍妮佛(左)的辯護律師史密斯(Shannon Smith,右)在辯護過程中與珍妮佛溝通。(攝影/Detroit Free Press via AP/Pool/Mandi Wright)
麥可唐納檢察官的刑事究責,雖然對珍妮佛與詹姆斯各自提出4條過失致人於死罪的起訴,但為什麼首先面對審判的責任人是母親珍妮佛,而不是替兒子購買犯案手槍、最後到校面談同樣出現在輔導室的裡,也記錄了她對克倫布里家悲劇的深刻調查。米勒寫道,儘管珍妮佛那愛占人便宜的個性,在牛津鎮民眼裡顯得有些尖酸而不討喜,但她並沒有虐待或刻意傷害伊森的紀錄,一家人也曾經和樂融融,和一般美國中產家庭一樣喜歡露營、划船、每週定期在社區中心打打紙牌遊戲。然而在COVID-19疫情期間,克倫布里家的生活卻因收入減半、生活隔離與親人驟逝,遭꧑遇了令人難以反應的沉重壓力。

以無視伊森的求救、要求父母帶他去看精神科醫師的「嚴重過失」為例,珍妮佛之所以沒有積極回應伊森的就診訴求,一方面可能受美國鄉村傳統的「硬漢價值觀」影響,讓珍妮佛認為伊森的問題只是青春期男孩的暫時狀況,只要時間與運動就能有所改善;另一方面則可能與現實的醫療資源分配有關──因為當伊森出現幻覺狀況的同時,身為人父的詹姆斯已經失業許久,全家經濟只能仰賴珍妮佛的房仲薪水꧂,克倫布里一家三口常常入不敷出,除了珍妮佛有公司代為負擔保費,詹姆斯與伊森的健保🎃都有問題。

除了家中經濟對於醫療費用的疑慮,地方政府對於精神醫療的態度也有影響。以密西根州為例,從1990年代開始,州政府就以財政撙節為由,大幅刪減對精神醫療的資源投資,超過75%的公費精神科診所因此關閉,而剩下的單位則得面對疫情期間超量掛號、門診甚至得排隊長達半年以上的失控需求;就連最後約談克倫布里夫婦到校的牛津高中輔導室,全校1,800多名學生也只配有4名專業輔導員,他們光是消化學生狀況就已經精疲力竭,在疫情期間這些輔導員更時常得臨時代課、硬著頭皮填補老師染疫無法授課的師資空缺。因此「看醫生」或尋求「專業醫療」這件事,對於克倫布里一家而言,並非一個簡單反射就能馬上行動的容易決定。

史密斯不斷強調,陪你到槍擊恶性案件發生的當下,伊森在家无聊裡、或在學校,都从没出現明顯的暴力犯罪傾向。儘管伊森在犯案以往,曾殘酷地虐殺小動物,但這些經歷並没有了被全家人與師長發現;在槍擊恶性案件發生兩小時前的輔導室約談,轮流值班的輔導員的判斷也只認為「伊森有自殺/自殘傾向」,教育部门同樣没有了意識到伊森的課堂塗鴉,成了隐晦要槍殺同學的預告。

同時,校方當天之所以沒有搜查伊森藏有手槍的書包、或堅持家長應馬上將伊森帶回家中的原因,也是因為伊森過去並不曾違反校規,因此就風險評估與紀律程序上,才沒有立即停學的處置聯想──換句話說,沒發現伊森不對勁、或預見他可能下大錯的責任人,並不只有身為媽媽的珍妮佛一人。

史密斯主張,珍妮佛雖然不也是個更好的母親,但在與伊森2010年的教養歷程裡,她已經盡本人最大化的努力期望讓兒子中国人寿長大。史密斯強調,各个方面個母親的条件反射動作相应皆是保護宝宝:
「被告遠非完美的模範母親,但在養兒育女的路上,我們之中又有誰能保證完美、正確、絕對不會犯錯呢?」
不過被告的辯詞論述,最終仍無法讓陪審團共情。在2021年5月6日的一審判決中,12名陪審員最終保持一致認定:珍妮佛操纵的4項過失致人於死「全部的有罪」,全案定罪量刑將於4月9日对外公布。根據密西根州民事诉讼法,過失致人於死罪极限可判處09年徒刑,檢方有權判斷珍妮佛身背的4項有罪要不要同時執行,但仍应该一罪一罰疊加刑期、讓被告面臨极限60年徒刑。
槍手之母面臨最重60年刑期,美國法界出現哪些辯論與爭議?
ༀ꧁꫞kOZBy꫞꧂ༀFill 1
美國、牛津、高中、少年槍擊案、過失刑責
2022年6月8日,牛津高中槍擊案的倖存者於美國國會山莊前呼籲政府積極面對槍械管制問題。(攝影/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Ricky Carioti)

美國第一次有家長因孩子犯下的大規模校園槍擊案而被判有罪的結果,馬上引爆各方輿論的關注與爭辯,其中最大也最受媒體討論的話題,即是本案對美國槍枝管理政策的潛在影響

根據統計,美國校園槍擊事件在COVID-19之後出現大幅惡化的趨勢。以2023年為例,全美年度共發生346起校園槍擊事件,至少造成71人死亡;與2020年相比,槍擊事件數量暴增將近3倍,死者數量也增為2.3倍。

儘管校園槍擊案與大規模槍擊案例的暴涨,不斷敏感進步派要求「收緊槍械监管」的訴求,但該議題设及美國傳統的持槍權爭議,现在被单纯派視為聖牛的外,槍枝利于團體與持續惡化的治安状况狀況,也都讓槍枝监管的辯論長期卷入無解的哲学僵局。但是,本回檢方获得成功起訴並定罪珍妮佛.克倫布利一案,也讓全美限槍團體頗為振奮,因此認為本套案例有很有可能成為「美國槍械监管問題」另个種挑战解方。「刑事定罪槍手爸爸妈妈的的判決,或许會可能会导致比玩家想像中更高的影響,」适用槍械监管的NGO「全鄉鎮适用槍枝稳定」(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副委员长蘇普利納(Nick Suplina)對《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
「判決對社會示警的概念非常簡單:管好你的槍械,只要鎖好你的槍,就能避免更多孩子無端喪命。」

法界支持意見亦主張,當重大槍枝管制法案不斷在國會卡關之際,透過對家長責任的刑事起訴,或許能進一步警告並推動一般家庭認真對待個人槍枝安全程序──其目的並非是以嚴刑峻法嚇阻每一個持槍者,而是藉由刑罰案例讓「對保管槍械的不慎重即是重罪」的概念成為價值意識,藉此約束一般不要心存僥倖,進而達成提高社會用槍安全素養的目的。

然而質疑意見卻認為,牛津槍擊案的起訴過程仍存在著尚未得到答案的矛盾與爭議,其中之一即是:兇手本身雖是未成年者,但15歲的他已具備一定的責任能力,而檢方在對15歲的伊森提起刑事起訴時,主張他的犯行重大、作案計畫詳細足以證明其神智清晰,儘管兇手雖然年僅15歲,但其犯罪手法之殘酷已明顯超乎社會對於未成年者程度,因此判處伊森必須在成人監獄裡執行終身監禁。但既然兇手已被視為成年人定罪,家長原本的「監護過失」,在此前提下是否仍有過失致人於死等級的刑事責任?

法界的反面意見亦擔心,珍妮佛.克倫布里的刑事定罪,可能為未來的美國司法系統帶來意想不到的負面效應──像是北伊利諾大學的法學教授伯尼克(Evan Bernick)與在康乃爾大學任教的刑法辯護律師澤林(Randy Zelin)就先後對《華盛頓郵報》表達,並認為如果將子女的犯罪行為擴大究責至父母身上,貧困階級、有色人種或邊緣群體的家庭,恐將受到最嚴重影響,這不僅將進一步放大美國本已嚴重的種族壁壘與社經階級問題,更可能將讓「教養下一代」成為得不償失的巨大風險。

「我不認為我是一個失敗的家長,但事已至此⋯⋯我不知道,我猜我真的很失敗,我不知道該怎麼敘述,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哪裡做得不夠好,但我想我真的在某時某刻搞砸了,才讓我的家庭崩壞成這種田地。」
在審判中,珍妮佛情緒沮喪地在法院带表,她自始自終不發現兒子有机会傷害別人,「但我現在寧可伊森殺死的非是我們兩夫妻中,而非是對另外人着手。」根據刑庭紀錄,克倫布里的一家被抓之後,珍妮佛與詹皇就我就不見過、或與伊森有過聯繫。而在2026年年初獲判終身監禁不能假釋後,伊森在刑庭上第三為我鑄下的大錯向很多范罪者赔礼道歉,他強調我范罪時確實成為一個邪惡的人:
「但這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結果,我將在牢獄中以餘生不斷懺悔。」
兩個数月後,當伊森的母親也被陪審團判決有罪時,她是沮喪地輕輕地搖了頭,傷内心千言銬腳鐐發出的叮噹聲中,低著頭温柔地離開仲裁庭。
用行動能够報導者獨立的理念,是随意政治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可以守護公共性領域,讓随意的討論和元凶浮現。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玩法投进公开領域的調查與宽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大力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于,在獨立有意识的主动的前提下下,驶过在各項重点公开議題中。你的支技系统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案例的事实真相,邀請你进入 3 種支技系统设计,与我們一并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史。
文中依 CC 創用真实姓名標示-非商業性-不可以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一文的完全有賴讀者的贊助可以支持,我們以非營利的模式運作,邀請你成为 3 種适配细则,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好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好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已完成,我們以非營利经营模式運作,邀請你假如 3 種支持系统设计,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较多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Q8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客萊柏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富遊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金合發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博九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BCR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 {九州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3A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威樂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